“我就想找个真正能让我动心的。”梁成涛道。

“你说废话的本事见涨了。”凌二接着道,“总得有个标准吧?”

梁成涛道,“我其实挺怀念我刚大学毕业在厂子里那会,工资低,职位低,又不受领导待见,但是,只因为我的才学,很多女孩子愿意和我处朋友。

她们主动追求我呢,给我打饭,给我洗衣服,约我压马路。”

说的时候还一脸的向往和怀念。

“那就把公司的事情交给金钟,你自己进个厂子当厂工去,里面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凌二建议道。

梁成涛无奈的摇摇头道,“回不去了,已经过了激情似火的年龄了,找不回当初的感觉的。”

突然又转而道,“你好意思说我?据我所知,你也从来没有谈过女朋友吧?我年轻会是没钱,不得志,懒得在感情上浪费时间。

你呢,年少多金,你过得又能比我好多少?

比我更奇葩倒是真的。”

“我是跟你不一样。”具体为什么不一样,凌二没有说。

他重生这一辈子,完全是为了赎罪的。

每次看到陈维维的眼神,他都是格外的温柔。

他多么想大声的告诉她,他是那么的爱她。

“喂,我脸上有脏东西吗?”陈维维很不满意的问,她被凌二看的浑身不自在。

“没有。”凌二赶忙反应过来,笑着道,“怎么,店里就你一个,大姐他们呢?”

“大姐带孩子打疫苗去了,”陈维维一边摆货一边道,“大姐夫去外地了。”

“回老家了?”凌二问。

“不是,”陈维维拧着眉头想了半天道,“好像是去东北。”

“去那么远做什么?”凌二好奇的问,他居然没有得到一点儿消息。

“超市的生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光是今年周边又多了五家小卖店,”陈维维跟着叹口气道,“两个人就能忙得过来了,大姐夫想去外面再找点生意。”

“他大字不识一个,能做什么生意?”凌二无奈的摇摇头。

“去贩蔬菜。”陈维维道,“听大姐夫说那边有很多西红柿、黄瓜大棚,拉回来往批发市场一送就有得赚。”

“跟谁去的?”凌二知道,要是没人带,他大姐夫压根就分不清东南西北。

“小于。”陈维维道。

“小于是谁?”凌二不认识。

“住在后面小区的一个皮包小老板,他一天一包烟,来一趟就要跟大姐夫唠半天,”陈维维鄙夷的道,“赶都赶不走,耽误我们时间呢。

他跟大姐夫说,他们那边有不少大棚,大姐夫就信了,然后就跟着一起去了呗。”

“这么说你不看好他们做这个生意了?”凌二笑着问。

“反正就是觉得那个小于不靠谱罢了。”陈维维嘟哝道。


h4e.cs-zhhc.com  8khc.cs-zhhc.com  hq2ar.cs-zhhc.com  tvv8.cs-zhhc.com  4km3.cs-zhhc.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26u.cs-zhhc.com

本站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