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到了贴吧那里,看了第一个帖子的时候,他们愣住了,这些天他还真的是一直没有看贴吧那里的情况,现在一看第一个帖子,竟然是关于临渊镇这里的,他点进去一看,那上面说的,正是关于他们这一次的报复行动的。

看了一眼内容,发现那些弟子说的全都是,要如何的配合他进行报复,赵海不由得微微一笑,他对于血杀宗弟子的忠诚,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怀疑的,他十分的清楚,血杀宗的弟子,是不可能会背叛他的,他有这个信心。

赵海跟那些弟子说了几句话,大概就是说了一下,他等到明年就准备让古剑帮进行扩张,到时候该如何做,他会通知他们的。而那些弟子在看到他发的这个帖子,却是十分的兴奋,他们早就等着赵海进行扩张了,现在赵海终于要动手了,他们自然是十分的开心。

休息了一天之后,赵海就在一次打开了武扬,武扬依然是把他领到了后院,不过赵海却是感觉,武扬对他好像是热情了很多,这也让他十分的开心,不过他还是冲着武扬微微一笑道:“武师兄,我这一次来找你,是有一件事情相求,希望你能帮帮我。”

武扬连忙道:“我们都是同门,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有什么事儿你就直说吧。”武扬其实还是十分开心了,赵海只要让他帮忙,那就等于是欠下了他一个人情,这样双方的距离就拉近了,所以他是真的很愿意帮到赵海。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是这么回事儿,明天就我准备去完成大人的任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但是临渊镇这里的事情,我却是有些不太放心,我们这一段时间,对那些人进行了后复,我担心那些人会对临渊镇这里动手,所以如果真的有人对临渊镇这里动手,我希望师兄你能给我去信,你不需要参战,却是希望你能给我去信,你看如何?”

武扬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如果真的有人来进攻临渊镇这里,我马上就给你去信。”武扬也知道,赵海说的这种可能,是存在的,他们这一段时间报复其它人,那就难保其它人不会先来对付他们,所以武扬马上就同意了赵海的话,他也不希望临渊镇这里出什么事儿,在他看来,临渊镇这里,已经算是赵海的地盘了,以后会是乐文真的地盘,只要乐文真重视这里,那他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所以他必须要保证临渊镇的安全。

第一百三十五章 疑惑

一片树林之中,白光一闪,就现出了一个人影,现在正是黑天,树林里没有人,就算是有一些野兽看到了这片白光,也马上就远远的躲开,而不会靠近这里,而那个人看了四周一眼,随后微微一笑,接着身形一动,直接就往前纵去。

不一会儿他就到了树林外面,来到了一处小镇,这处小镇就在树林里面,不过小镇上空,却是有一个护罩,那护罩流光溢彩,上面满是符文,十分的引人注目,赵海知道,那里就是青扬宗的坊市。

因为这一处坊市,已经离青扬宗的总堂不是很远了,所以这里的坊市都是有护罩的,不过现在这些护罩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会打开,白天的时候就会关掉,也就是说,白天的时候,可以允许人自由的出入,到了晚上却是不行了,任何人都不得出入。

当然,如果真正的到了青扬宗与其它宗门发生大战的时候,那这坊市这里的护罩,就会一直打开,这里就会变成青扬宗的一处据点,是对抗外敌用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处坊市,要比之前赵海去过的坊市,更加的高级一些,到这里来的,几乎全都是外门弟子里的精英,或是一些内门弟子了。

当然,这里也是有很多的散修的,但是这些散修的实力,也要比赵海之前去过的几个坊市要强得多,可以说,能出入这个坊市的,全都是一些精英,不管是在青扬宗里,还是在散修里,全都是精英。

赵海并没有想过,要在晚上进入到这个坊市里,并不是他没有这个能力,他有这个能力,但是他却不会在这个时候进攻,要是真的被人给发现,那乐子可就大了,他一切都求稳,所以是不会在这个进候进入到小镇里的。

在外面呆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赵海也并没有进入到小镇里,不过他却是直接就放出了自己的术法虫,让他的术法虫进入到了小镇里,开始对小镇进行侦察,他必须要了解小镇的情况,只有这样他才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找到他这一次的目标。

这一次赵海的目标,正是这处坊市的管理人员,此人是青扬宗外门弟子中的精锐,实力虽然没有乐文真那么强,却也不算弱,此人姓吴,叫吴据。他也是有法相的,听说他的法相就是一个符文,是一个土系的符文法相,所以他的防御能力可是十分强悍的。

至于说这个人跟乐文真有什么仇,那赵海是不会管的,乐文真让他杀这个人,他就杀这个人好了,他是不会客气的,反正这个人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很快的术法虫就找到了这个人,这个人正在坊市里,青扬宗弟子的驻地里修练。

赵海没有进入小镇,只是一直在暗中的观察吴据,看看吴据每天都在干什么,这吴据的生活到真的是十分的无聊,早上起来就是修练,一直到中午,下午就会处理一些坊市里的事情,晚上接着修练,一直到戌时,然后在去休息。

赵海到是很欣赏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就是纯正的修士,如果这样的人不死的话,那他将来一定会有不小的成就,不过可惜的是,他必须要死,而且很快就会死,因为他就是赵海的目标。

确定了自己的目标,还要在观察几天才行,赵海一直没有进入到那个坊市里,他不只是在观察吴据,同时也在观察坊市里的其它人,他要看看那些人都在干什么,很快赵海就注意到,在坊市这里有很多青扬宗的人,而让赵海感到意外的是,有一些青扬宗的人,一直好像都十分的警惕,他们一直在小镇里走来走去,对来往的人不停的观察,好像正在寻找着什么,那些人这样的反应,让赵海一下就警惕了起来。

那些青扬宗的人,行为太过于反常了,难道他们是在找自己吗?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这一次的任务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更加的小心,他按耐住自己的性子,准备多观察几天,不只是观察吴据,也要看看那些家伙,看看他们到底在想干什么,所以赵海没有乱动。

就在赵海到了这小镇第三天的时候,他突然接到武扬的来信,武扬是通过传送阵给他来的信,信上的内容十分的简单,却也出乎赵海的意料,信上竟然是催他动手的,并不是因为临渊镇那里出了事儿。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赵海却是愣住了,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感觉事情好像是有点儿不对劲儿,之前武扬给他任务的时候,告诉他,这个任务是没有时间限制的,也就是说,他什么时候想完成都可以,现在却又来催来快一点儿动手,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沉默了下来,他现在还真的是想知道,乐文真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些小镇上,正在寻找什么的人,是不是他安排的,如果是他安排的,那么这一次的任务,是不是乐文真给他布置的一个陷阱。

不过他转念又推翻了这个想法,如果乐文真真的给他布置陷阱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在这种地方给他布置陷阱,而且有他这样一个人在,对乐文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乐文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就对他动手,所以一定不是乐文真想要对他动手。

如果不是乐文真想要对他动手,那小镇上的那些人的行动就有些怪异了,赵海所能想到的可能只有三个,一个是那些人并不是乐文真布置的,他们就是青扬宗的人,不过是乐文真的对头,知道了乐文真想要对付吴据,所以派这些人前来保护吴据,或者不是来保护吴据,就是来抓他的,好用他来对付乐文真,第二种可能就是,那些人是乐文真派来的,乐文真并不是想要对付他,只是想要知道,他是怎么行动的,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第三种可能就是,那些人其实就是小镇上,用来监视那些散修的。

如果是后两者,那还好说,但是如果是第一种,那事情就有些麻烦,那代表着乐文真的对头,可能已经在乐文真的身边安排人了,对乐文真的行动十分的清楚,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真的是有些大条了。

赵海皱了皱眉头,他决定尽快的动手,而且是悄悄的动手,不让任何人知道他已经动手了,想了想,赵海最后还是把目光对准那些在坊市这里进进出出的青扬宗弟子,他准备找一个青扬宗弟子,然后收拾了他,在利用他的身份,进入到坊市里,收拾了吴据,然后在离开,这样应该就不会有人怀疑他了。

想到就做,赵海注意了一下坊市那里的青扬宗弟子,那些青扬宗弟子也是会外出做任务的,所以进进出出小镇的人有很多,那些弟子全都是青扬宗的弟子,边里已经算是青扬宗的腹地了,是十分安全的,所以那些青扬宗弟子到也没有什么警惕之心。

但是也并不是任何一个青扬宗的弟子都行的,赵海必须找到一个有些地位的青扬宗弟子才行,不然的话一般的青扬宗弟子,是没有办法到青扬宗的驻地那里去休息的,不能去那里休息,就没有办法进入到驻地那里,想要动手,被发现的可能性就会大增,所以赵海必须要选一个有些身份地位,可以进入到青扬宗驻地去休息的弟子才行。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wq7.cs-zhhc.com  m9b.cs-zhhc.com  66op.cs-zhhc.com  o9s.cs-zhhc.com  b6kf.cs-zhhc.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