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要再咬一口,鹿鹿却把这个团子往摊位上一放,拉着颜言去下一家。

下一家是一间衣服铺子,鹿鹿挑了两件飘逸的汉服让颜言去换上,而后又坐下来亲自替颜言绾发簪花。

不多时,颜言浑身装束就变作了古时与友人出门踏青的千金小姐。

此时直播间的人数越来越多,许多人都惊呆了:“这茶楼还能这样玩?”

“你们没听到刚才说的吗,那个小萝莉是店主的女儿,人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瑞思拜瑞思拜。”

“呵不就是作秀吗,说什么不做网红了,结果还不是舔着脸当高级推销。”

“哎前面那个你等等,加我一个,不就是这样吗,炒作罢了。”

引战弹幕瞬间占了上风,弹幕开始吵架。

颜言却无暇顾及直播间,眼前这一切太过惊喜,哪还有心情去看他们吵架?

两个女孩手拉着手这个店铺穿到那个店铺,店员们演技天赋简直是点满的,说话举止无一不带着古韵,仿佛真的回到了古代一般,充满了生活气息。

鹿鹿告诉颜言,这个场景是她爸爸一年多前做的,后来因为自己生病,就搁置了下来。

“前段时间,爸爸说有一个贵人收购了我们茶楼,还让我爸爸继续当茶楼的店主。因为多了一笔投资,爸爸就把这个场景给开了,今天是第一天对外营业呢。”

“这么说,我竟然是第一个客人?”颜言惊喜道。

“对呀!”鹿鹿开心点头。

整个室内场景做得十分巧妙,直接突破了空间的局限,让人浑然忘我。

逛过了一圈以后,鹿鹿便带着颜言去了古街上的茶楼。

这座茶楼简直就是陋室的微缩,里面竟然还有二楼,两人上楼挑了个靠栏的位置坐下,鹿鹿让人上了一整套沏茶工具,开始给颜言沏茶。

颜言则把镜头对准了鹿鹿,直播她沏茶。

身着宽袍大袖的鹿鹿沏茶时候自带仙气,可说话时候,一颦一笑对着的都是颜言,这下弹幕里吵架的全被颜狗给压了下去。

朱珂在办公室看着颜言的直播,一边吃着柠檬一边统计数据做图表,实时发给上司查看。

东旭公关部立刻出动,开始给这次直播买热搜。

等到颜言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播间人数已经突破了百万,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上升。

视频平台首页更是直接把原本该上首页的视频替换成了颜言的直播,一时间,全网都在讨论养颜的直播。

甚至还有一些就在本市的观众立刻来了茶楼。

这些人都被郑卫挡住了,毕竟茶楼消费高,而且那条古街入口比较隐秘。

这导致网上的讨论话题又多了一个:“颜言去的那个古街,到底在这个茶楼的哪里?难道是异空间?”

直到天边漫起红霞,颜言才关上了直播。

一看后台,今天直播总收益除去与平台的分成后竟然还有十二万,这真是出乎颜言的预料。

接下来几天,李静丹和秦恬雅彻底不蹦跶了,颜言打过电话发现她们俩的号码都成了空号。至于宋容那边,也再也没有联系和消息。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9ig.cs-zhhc.com  qh86.cs-zhhc.com  2ch.cs-zhhc.com  nnuh.cs-zhhc.com  5b8.cs-zhhc.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