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泉深呼吸,“苏敏芝,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当着客人的面,是要让我难堪吗?十几年来,是我养的她,供她吃穿上学,让她过着大小姐的生活,即便是这样,她没有叫过我一声爸爸。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待她!你扪心自问,我有没有亏待过你们母女?你们给我的回报是什么?啊!”

秦泉的一声声质问,让客厅里的气氛变得很诡异。

空气,正在慢慢的凝固。

看到这一家子闹成这样,陆瑶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果然是小门小户的,为了巴结上陆家,这姓秦的这么逼人,呵,可笑。

“秦总,如果庄小姐不愿意,那就不强求了。”陆维站起来,对陆瑶说:“瑶瑶,我们回去吧。”

陆瑶点头,乖巧的站起来,嗤笑着看向庄思楠。

秦泉马上转身面向陆维,奉上笑脸,“陆先生,这件事必须得让她给陆小姐一个交待。”

“可是庄小姐并不认为自己错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反而成了逼迫了。”陆维皮笑肉不笑。

“不不不,不是逼迫。您放心,这孩子是我跟她妈没教育好。今天这个歉,必须道!”秦泉说完调过头来就去拉庄思楠的手,把她拽到陆瑶面前,“道歉!”

庄思楠用力的挣扎,“小人就是小人。”

“你说什么?”秦泉怒了。

“我说,你就是个小人!”庄思楠盯着他,眼神毫不避忌。

秦泉反手就给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苏敏芝也没有反应过来。

响亮的巴掌声,惊了每个人的心。

庄思楠抵了抵发麻的腮,口腔里已经有一股血腥味了。

她抬手擦了一下嘴角,手指上有血。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秦泉反应这么大,更没有想到的是庄思楠的冷静。

被打了,她连眼泪都没有。

就在众人还在打量她的时候,她冲到了一旁看愣了的秦菲菲身边,拉起她的胳膊,扬起手就在她脸上左右甩了两个耳光。

速度之快,就连坐在旁边的梁覃都没有反应过来。

秦菲菲被打得一脸懵逼。

愣了几秒之后,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你打我做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梁覃把秦菲菲搂在怀里,对庄思楠怒目相向,“庄思楠,你有病吧!”

“呵。”庄思楠没理他们,看向了同样震惊的秦泉,“正如你说,你是长辈,你打我,我不可能还手。但是,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去。古人都说父债子偿,这两巴掌我只能还到你的宝贝女儿身上了。”

她嘴角带着血迹,目光冷清,神色张扬,哪里是那个乖巧文静的姑娘?

明明就是一只狐狸,狡猾又凶狠的狐狸。

“你……”秦泉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你不是说我在国外不学好么?对啊,我性子一向都不好,脾气也怪。本来想好好的当个乖乖女,是你们逼的。”庄思楠猛的又把目光落在陆维身上,“陆先生,你女儿既然没有那个本事,输了该滚哪就滚哪。别像只疯狗一样,到处乱叫咬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n66fd.cs-zhhc.com  njpbv.cs-zhhc.com  yb0mp.cs-zhhc.com  fju.cs-zhhc.com  esv.cs-zhhc.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