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峤敏锐的感觉到了这种犹豫意味着什么。

他心头一刺,然而很快又释然了。

姜悦娘很明显是被连诚明伤到了,不然她一个女子岂会主动和离?后来又因为连清不得不嫁给她,她可能是没那么容易付出真心。想得明白,但终究是有点黯然,谢峤握住姜悦娘的手:“可是害羞呢,算了,本王知道你的喜欢只会藏在心里。”

他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男人的手宽厚温热,姜悦娘想起这几个月的相处,其实也不是一点都没生出感情。

谢峤这样的人,很容易就让人心生好感,何况他们还夜夜同眠,姜悦娘手指在他掌中动了动:“谁说藏在心里的,我平日对王爷不好吗?王爷这样说,可是让人伤心。”

她眸光流转,难得的有一丝俏皮,谢峤心头一喜,管这喜欢到底是多少,至少是喜欢的!

他忍不住就将姜悦娘抱了起来。

第二日连清随谢峤,姜悦娘去姜家拜年时,谢修远与谢菡去了孟玉梅那里。

不比王府的喜庆,这里只贴了对联,因仆人少,显得有点冷清。

谢菡一走进去就扑到孟老夫人怀里,叫道:“外祖母来也不告诉我跟哥哥一声,不然我们就去接你了!”

“哎呀,就怕麻烦你们,再说,我一个人弄这么隆重作甚?”孟老夫人年轻时也是花容月貌,如今却是满脸皱纹了,幸好一双眼睛甚为有神,她轻抚谢菡的发髻,“今日没跟修远去姜家吗?”

“我们去姜家做什么?”谢菡哼道,“那是连清的外祖母家,不是我们的外祖母家!”

孟老夫人就笑了:“这孩子,在谢家可不能这样说……是谁让你们过来的?”她问谢修远,“是你们祖母吗?”

“是母亲,”谢修远恭恭敬敬道,“父亲也是听了母亲的话。”

啧,孟老夫人朝孟玉梅瞄了一眼。

难怪女儿斗不过那个女人,听着就是个狠角色,会拉拢人心啊。

“都坐吧,”孟老夫人让随从把点心端来,又给他们压岁钱,“本来该除夕夜给你们的,只能拖到今日……菡儿,可不要嫌少,我们孟家没有王府富贵。”

孟家当年就算没有被牵连,可家中男儿的官职没有一个是能往上升的,不好不坏混到今日。

早知道……

也没有早知道。

那时候女儿带着一双儿女离开谢家,也是对谢峤的一种折辱与孤立,故而先帝看在这份上才没有动他们,如果同甘共苦就难说了。

谢菡忙道:“怎么会嫌少呢,外祖母能来就是最好的了!”

“菡儿真懂事。”孟老夫人笑,又问了谢修远一些与谢峤平时相处的事情。

她发现谢峤对两个孩子还是关心的,尤其是谢修远,他很重视这儿子的将来,不然也不至于要他文武双全。

可惜孟玉梅没本事,这个女儿来到京都数月,一件有用的事情都没做成,眼睁睁看着谢峤娶妻,对新妇百般疼爱,她只会躲在这院子里,孟老夫人颇为失望。

两个孩子临走时,孟老夫人专门与谢菡说了会话:“菡儿,你娘的境况你可看到了,我如今也只能寄望于你。”她揉揉谢菡的发顶,语气苦涩,“你从小就很聪敏,一定会有办法,我是真不忍心看你们的娘就这么孤苦一生啊。”

谢菡听着心酸,又很愤恨:“外祖母,我绝不会让那个女人得逞的!”

孟老夫人欣慰:“外祖母就靠你了。”

谢菡点头。


w6f.cs-zhhc.com  jfg3.cs-zhhc.com  wjq8r.cs-zhhc.com  0s8.cs-zhhc.com  bdff.cs-zhhc.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8xk52.cs-zhhc.com

本站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