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李治回长安

“璟儿啊,这两天你与晋阳公主就暂且先不要见面了,在订婚前,总要避讳些的。”王氏临走前嘱咐道。

玄世璟应下了。而这两天的事情不少,估计也闲不下来往宫里去,到了中秋节那天,陛下下了旨,晋阳也就出不得皇宫了。

至于先前高阳与房遗爱订了亲能在宫外私下见面,那完全是个意外,毕竟两人的婚事一推再推......不是没个公主定亲之后都能恰巧遇到皇帝大行,毕竟皇帝也是个稀有物,十几年内甚至是几十年内就只有一个。

“侯爷。”常乐从外面匆匆的跑了进来,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钱堆给您的信。”

玄世璟接过信件,拆开看了一番,当即将信收了起来,笑道:“这倒有意思了。‘

“怎么了?璟儿,可是出了什么大事?”王氏问道。

玄世璟摇摇头:“咱们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在岷州的商队被人给扣下了,从吐谷浑运回大唐的货全都被查封,移交到官府那里去了。”

赶在中秋节前往大唐运送的货,其价值定然不菲,当中还包括钱堆在外头寻的稀奇物件儿,准备拿给玄世璟让他当做中秋贺礼送到宫中去的。

商队被扣下是六天前的事儿,可是岷州那边儿扣着人不放,商队连个消息都送不出来,这消息还是因为岷州官衙那边儿看管的没这么紧了,才偷偷送出来的,不然长安这边儿可全都被蒙在鼓里。

听到玄世璟说是商队的事儿,王氏也就不在插嘴,全凭着玄世璟去处理。

“侯爷,这......”常乐诧异,商队好端端的怎么会被扣下,而且还是在岷州,难不成神侯府在岷州收集消息的事被晋王他们知道了,所以要对商队下手?

这是要跟侯府撕破脸皮吗?

“不必紧张,中秋佳节,晋王不也要从岷州回长安入宫朝见吗?”玄世璟笑了笑:“介时宫宴上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他就是。”

“直接问?”常乐一愣。

“可别忘了,今年中秋节要给陛下的献礼就在那批货物中,不然钱堆在信中也不会强调那批货有多值钱了。”玄世璟笑道。

“那中秋节侯爷进宫,献礼怎么办?”常乐问道。

“只能先去库房中挑选一些了。”玄世璟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在心中盘算着如何去坑李治一番。

若说商队在岷州被扣下的事儿李治不知情那是不可能的,仅仅三年的功夫,李治真真正正的成了岷州的一把手,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岷州的官员也说不得什么,而且李治身边儿的几个幕僚也是有些本事的,不然也不会被李二陛下派遣过去辅佐李治。

而岷州这三年的变化,表面上只是百姓过的更好了些,但是暗地里,旁人不知道,玄世璟和李二陛下可是知道的。

晚些时候,玄世璟让钟子朔去库房之中挑选带进宫的东西,而他却是中秋节提前一天来到长安,在长安住一宿第二天去宫中参加宫宴,顺便在玄武楼与钱堆和秦玉心商谈燕来楼搬迁到庄子上的事儿。

至于现在的燕来楼,也不打算卖了,干脆改造一番,作为客栈继续在长安城中运营下去。

虽然有些将长安城的娱乐项目朝着东山县转移的意思,但是长安城作为帝都,来往行人依旧是络绎不绝,开个客栈,也是亏不了的,尤其是燕来楼的地段儿还比较不错,卖了可惜。

同时中秋节的头一天,到达长安城的还有李治,李治入宫见过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之后出宫,并没有直接回晋王府,而是一个人朝着城外的感业寺走去。

李二陛下没有杀武媚,而是将她送到了感业寺,剃度出家,这对宫中的妃子来说,算是比死都要严重的惩罚了。

除去三千烦恼丝,这是李二陛下给武媚的一个很严重的警告,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够参与的,那就去佛寺,好好沉淀沉淀吧。

一般来说,宫中的妃子去了感业寺,比去了冷宫更要严重,冷宫始终在宫中,若是那天陛下想起来,觉得你可怜,也就给放出来了,而去感业寺,一入寺门,与尘缘再与瓜葛,无论是朝堂后宫,甚至是民间,都不要再去妄想了。

感业寺本是皇帝大行之后容留没有子嗣的先皇遗孀的去处,如今武媚去了那里,明眼人都知道,她这一辈子,完了。

只是事无绝对,至少玄世璟并没有认为武媚要完了,不是还有一个晋王李治吗?

李治一人骑着马出了长安城,中途在一家成衣店换了身普通的衣服,乔装了一番,毕竟一个皇子堂而皇之的去感业寺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gd0wq.cs-zhhc.com  w3e.cs-zhhc.com  qui.cs-zhhc.com  uv3.cs-zhhc.com  jx83.cs-zhhc.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