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的美眸之中闪过淡淡的歉疚,她微微的叹息一声,雪手轻扬,一缕缕梦幻般的美丽冰华在她掌下飘动,落向云澈的身体,想要冻结他的身体。但当第一点冰华碰触到云澈的身体时,所有的冰华瞬间消失,仙子的眉宇之间也轻轻动荡

他还没死!?

一个真玄境一级的少年,受了自己的气场冲撞居然还活着,而且生命迹象还并不是很微弱,这让她心中讶异。她右手一拂,云澈的身体已被一股冷风带起,带回了房屋之中。

云澈意识苏醒的时候,感觉到整个身体都沉浸在冰冷之中,但这种冰冷并没有带给他不适,反而让他有一种舒适的感觉。

“哼,总算醒过来了。”察觉到他意识苏醒的茉莉没好气的道:“要不是你修炼了大道浮屠诀,你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云澈睁开眼睛,第一时间便回想起之前生的事,顿时心中一阵感慨,不过他感概的不是自己又一次大难不死,而是这个小仙女胸脯的手感,实在太太太太美妙了用半条命换来抓那么一下,怎么还有点很值的感觉!

“你醒了!”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云澈侧过脸来,看到了正站在床前的小仙女,他动了动嘴角,露出一抹很轻的笑:“没想到,我还活着。”

“我也很奇怪你竟然还活着。”仙子美眸冰寒,目光就如两把冰做的利刃一般直刺云澈的眼睛:“受我气场碰撞,居然不死。而且这么重的伤,本以为至少要昏迷半个月,你却只昏迷了三天就醒了,而且就连身上的伤,都好了一小半。或许是凤凰之炎有很强自愈能力的关系,你的命比我想象的要硬的多。”

面对她的冷目,云澈苦涩的一笑:“我之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把毒灵抓出来,没想到”

“如果不是因为你在救我,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活着和我说话吗?”仙子冷声道。

云澈摇了摇头,道:“亵渎小仙女,我受到这样的惩罚,也是罪有应得。”

“如果你不想逼我杀了你的话,就把三天前的事给我完全忘掉,永远不许再对任何人提起!”仙子的声音再度冷了几分,但却并没有了那种刺骨的杀气。几天过去,她对云澈的杀心已经没有了,否则也不会让他活到现在。

“我一定不会和任何人说起。”云澈誓道,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全身内外都是伤,但并没有不可治愈的伤害,以他的医术,给他足够的时间就可以痊愈。另外,他已察觉到自己所感觉到的那种冰冷气息的来源,这些气息虽然冰冷,却蕴藏着浑厚无比的玄力,毫无缝隙的保护和修复着他的内脏,让他昏迷的这几天内伤非但没有恶化,反而恢复的比外伤还要快的多。

而且整整三天过去,她也没有离开以她的身份,面对的又是一个亵渎她的人,她完全可以抛之离开,但她却没有。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冷如玄冰的外表之下,内心或许同样冰冷,但绝不无情。

“小仙女,谢谢你,你不杀我已是恩惠,还施救于我。”云澈虚弱的说道。

“哼,你不需自作多情,我救你,是因为我还需要你解掉我的身上的冰.毒。”

仙子侧过蒙着雪纱的脸,声音冷硬的道。

“其实,有一件事,我欺骗了你。”云澈缓缓说道:“我之前说,化解你身上的毒需要十天左右。其实,要完全解掉你身上的毒,对我来说只需要几息的时间而已。而且,我会想要救你,也是出于私心,因为你的玄力登峰造极,处在足以俯视整个苍风帝国的层面,我是希望通过救你,让你欠我我的人情再不济,也与我有了十天交集,为我的以后,创造一个可能的巨大助力。呵呵果然欺骗女孩子,还是这么漂亮的小仙女,是要遭受报应的。”

小仙女:“”

云澈说完,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掌心面向小仙女,勉强的运转玄力,顿时,天毒珠的净化之力随着玄力抚在小仙女的身体上小仙女皱了一下眉头,但并没有排斥和阻挡。

净化之力蔓延进小仙女的体内,在云澈的引导之下,短短几息的时间便将她体内的本源冰.毒全部净化,一丝无存。一只天玄毒兽的本源之毒自然是无比可怕的,但天毒珠作为玄天至宝,在它面前,这种毒与茉莉所中的毒相比,连冰山前的一粒沙尘都不如,茉莉所中的毒天毒珠都能缓慢净化,又何况这区区本源冰.毒。

“好了,这样一来,毒就全部化解掉了。”云澈收回手,轻舒一口气,病色的脸上添了一分疲惫。

体内她以全部玄力都无法化解的剧毒,竟在转瞬之间全部散去,小仙女难有感情波动的冰冷内心顿时一片惊然。她的见闻之广博,整个苍风帝国都没有几人能与她相比。但她从未听说过,竟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如此剧毒在转瞬之间被化解的一干二净,纵然是苍风帝国第一神医古秋鸿也断然不可能做到。

而且这个人,还只是一个刚入真玄境的少年!

如果不是自己亲身中毒,亲自承受,她将根本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终于在小仙女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的情感波动,云澈有些得意的笑了一笑,道:“我有特殊的解毒方法,还请小仙女连带我身上的凤凰之炎一起为我保密,否则,我一定会招惹上很大的麻烦。不过,如果小仙女将来万一又中了什么无法解掉的毒的话,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都会帮你解掉。”

小仙女眼神复杂,她已经无法把这个重伤在床的少年和一个苍风玄府小小的真玄境弟子联系到一起,无论他一眼看出她中了本源冰.毒的眼力、在自己玄力压制下的平淡不惊、深邃到连她都无法窥穿的眼神、抬手之间泯灭剧毒的能力都让她深深的感觉到了他的神秘和不同寻常。

以及,一种不知从何而来,淡淡的危险感。

“我身上的毒已解,你的伤也已脱离危险期,既然如此,我已没必要留在这里了。”


gnw3p.cs-zhhc.com  w10uh.cs-zhhc.com  mqobm.cs-zhhc.com  w1tr5.cs-zhhc.com  1x4j.cs-zhhc.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uso.cs-zhhc.com

本站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