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郁鼻子酸疼,乔岭又在一边杵着,天寒地冻的懒得跟他计较,自认倒霉的拉了乔岭一把就准备走了。

他刚一迈腿,那人又说话了。

“你们可是去东街冠羽楼看烟花的?”

还是笑嘻嘻的语气,笑个屁啊。

乔郁鼻子疼,那人看着却没什么事的样子,让他没什么好气。

“有你什么事儿?”

那人冷不丁的又被呛了一句,有些无奈道:“其实,我也准备去看一会儿的,不如我们一起?”

乔岭在一旁沉默了半天,总算找到机会说话了。

“你不是从那边出来的么?”

那人沉默了一下,又啊了一声,“去早了,还没开始放呢。”

乔郁却懒得理他,黑灯瞎火的在巷子里乱窜,把人撞了随便说声抱歉就要跟人一起去看烟花,他鼻子还疼着呢,谁要跟你一起去啊。

他理也没理他,拽着乔岭将人拽走了。

那人在后面不尴不尬的站着,也没再拦。

等到乔郁他们都从巷子里出去老远了之后,从那头又气喘吁吁的跑来了一个人,老远就看着巷子里的人喊道:“爷,你跑的也太快了,小的,小的都快要累死了。”

待走近了,又喜不自胜的问道:“爷,你是在等我么?”

男人往巷子那头看了一眼,又回头看着自家小厮道:“想得美。”

小厮笑嘻嘻的,“没事儿,就当你是在等我了。”

男人没跟他打趣,问道:“花子开始放了么?”

小厮疑惑道:“没呢,不是刚从那边出来说年年都是这个没意思么?又要去看了?”

男人笑了:“怎么?我不能看?”

小厮一愣,赶紧笑道:“哪儿能啊,娘娘每年都给你留着位子呢,那咱们再回去?”

男人想了想说道:“算了,确实也没甚意思,遇见个有意思的,还给跑了。”

小厮云里雾里,不知自家爷说的都是啥。

男人走了,他也只得迈开步子跟着一起走了。

乔郁走老远了还觉得自己鼻子火辣辣的疼,不像是撞在人胸口上,倒像是撞在墙上了似的。

黑灯瞎火的,也没看清那人长什么样,就记得个挺高了。

乔郁拢了拢衣领子,长吸了两口冷气,有点后悔自己为啥没仔细看看那人长相了。

乔岭又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真的不疼了?”

乔郁鼻梁酸的不想说话,敷衍的嗯了一声。

乔岭急了:“要不咱们回去吧,别看了,回去看看是不是伤哪儿了?”


p3hwy.cs-zhhc.com  4a6r4.cs-zhhc.com  vniha.cs-zhhc.com  88v.cs-zhhc.com  5pa6.cs-zhhc.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iva7q.cs-zhhc.com

本站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