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烨笑着点点头,牵着莫雨的手起身向宴会大厅外走去,莫雨并没有看到慕容烨眼底深处闪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心。

回到位于顶楼的总统包房,慕容烨示意莫雨去洗澡休息,自己则进了她隔壁的一个房间,很快一个年轻男子敲门走了进来,“boss,您找我?”

“恩!”慕容烨轻皱着眉头,看向他沉声道,“陈老现在在哪儿?”

“陈老目前在魔都,据说是在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

“请他过来一趟,差不多该给雨儿进行治疗了!”慕容烨拧眉说。

“治疗?不是一个月前才……”

“按我说的去做!”慕容烨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男子顿时低下头恭敬的说,“好的,boss!我现在就去联系陈老!”

他走后,房间里顿时只剩下慕容烨一个人,他缓缓起身走到床边,拿出一只雪茄点上,弥漫的烟雾中,慕容烨脸上满是担心,“雨儿,你是要想起什么了吗?”

回严家的路上,严子羽拉着严易泽的手可怜巴巴的问,“爸爸,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妈妈?”

“妈妈?你是说刚才那个阿姨吗?”严易泽轻轻蹙起眉头,见严子羽点头,严易泽无奈的笑容,“小羽,她不是妈妈!爸爸给你说过的,你又忘了?”

“小羽没忘!”严子羽沮丧的低下头,很是失落。

“傻孩子,别难过!相信爸爸,很快爸爸就能找到妈妈了!到时候你就和别的小朋友一样,有妈妈疼了!”严易泽轻轻把严子羽搂紧怀里,安慰道。

眼神却透过车子的天窗看向璀璨的星空,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老婆,你到底在哪儿?你感谢到小羽在想你了吗?

回到严家,严老太太还没有睡,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们回来。

见到严子羽顿时开心的冲他招手,“小羽,到太奶奶这边来!”

“太奶奶!”严子羽开心的投入严老太太的怀抱,甜甜的叫了她一声,严老太太顿时喜逐颜开,轻轻搂着他问道。“小羽,拍卖会好玩吗?”

“好玩!”说完他还特意打量下见严易泽没有注意到他,顿时趴在严老太太的耳边兴奋的说,“太奶奶,我告诉你个秘密哦!”

“什么秘密呀?”严老太太笑着问道。

“我见到妈妈了!”说完严子羽瘪着嘴看了严易泽一眼,郁闷的说,“可爸爸说妈妈不是妈妈!太奶奶,妈妈到底是不是妈妈呀?”

“啊?”严老太太愣住了,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严易泽道,“易泽,你看到秦怡了?她怎么不跟你回来?”

“奶奶,你别听小羽乱说!只是一个长得和秦怡很像的女人,小羽他认错人了!”严易泽随口解释道。

“真的?”严老太太微皱起眉头,“这个世界上真有长得那么像的人?”

“才不是呢!那就是妈妈!”严子羽嘟着嘴强调道。

“好了,小羽乖!别插话,这样很不礼貌的!听太奶奶和爸爸说,好不好?”严老太太轻轻摸了摸严子羽的脑袋笑着说道。

严子羽哦了一声,低着头没再说话。

“易泽,你确定看到的真的不是秦怡吗?”严老太太又问了句。

“我敢肯定不是!”严易泽明显有些失落,坐到严老太太的对面叹了口气,“见她第一眼的时候,我也以为是秦怡!可后来我才发现不是!他们虽然长得很像,但气质完全不一样!您知道的,秦怡是个孤儿,可那个女人第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个富家女,两人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呢?”

“气质不能说明什么,人总是会变得!或许她失忆了呢?”

严老太太并不死心,“易泽,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让人好好的调查一下你说的那个女人。说不定她真的就是小羽的妈妈,三年了,足以改变太多东西了!”

“好,我知道了!”严易泽随口敷衍了句,“我还有点事,先上楼了!小羽,你等下乖乖的去睡觉听到没?”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qfa.cs-zhhc.com

h2qm.cs-zhhc.com  roc8.cs-zhhc.com  fhp5.cs-zhhc.com  162.cs-zhhc.com  wud.cs-zhhc.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