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居然专门给陆一语做饼?”陆微言不可思议的大叫起来,“他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

陆微言心里一阵发冷,昨天半夜她差点被人那样,她爸却半夜不睡为她最恨的人做米饼。

为什么要这么偏心?

她难道不是他们的女儿了吗?

她爸为什么要偏向陆一语?

刘婉宁皱了皱眉头,“言言,你说话注意点分寸,别这么说你爸。”

“我说的难道不是真的吗?他是偏心陆一语!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有什么好东西都要等陆一语回来才能吃。”

陆默听到这里,猛地推开了门。

刘婉宁被巨大的声响吓了一跳,转头发现是陆默才一脸后怕地拍了拍胸口,“老陆,你这是干什么?吓死人了。”

“你跟言言说,有心给霍老拜寿早点回来。要是不愿意去也不勉强,我们自己去。从昨晚到现在都不回家,是个好人家的姑娘该做的吗?”

“言言是在朋友家过夜,你别胡说。”

“那昨晚不回来怎么不给我们打个电话?这么大个人了打电话报个平安都不会吗?”

电话那头儿的陆微言听到陆默的责骂人,愤愤地挂断电话,愤怒地把酒店套房里的枕头、被子都砸到地板。

“啊啊啊啊啊啊!”陆微言厉声叫了好几声,才瘫坐在床,“所有人都不理解我,你们怎么会不知道我昨晚差点遭遇了什么事?不是说母女连心吗?女儿出事了,妈妈是有感应的,为什么你们没有?嘴里说的好听,其实你们根本不爱我,你们只爱你们自己。想让我不去霍家想得美!我一定要去!我不只要去,我还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我要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我还要好好地在寿宴出尽风头。陆一语除了学习好、工作好之外,她还能有什么?不过是个无趣的老chu女而已,有什么资格跟我?”

陆微言想到这里冷静了下来,她下床洗漱,换她让客房买的女装,骄傲地下楼。

刘婉宁担忧地把手机凑到耳边喂了好几声,也没听到陆微言的回答,责怪地看向陆默,“老陆,你有什么火冲着我来,干什么对言言发脾气啊。”

“你是慈母多败儿,言言也26岁了,在外面过夜不回家给家里的爸妈打个电话小学生都应该知道,她这么大个人儿能不懂?你也别给她找借口,说什么忘了,这事儿都能忘,她那脑子能记住什么?”

刘婉宁被陆默一大段话说愣了好几秒,才呐呐地说道:“老陆,是不是陆一语给你灌了什么药了,你现在怎么一个劲儿地挑我和言言的毛病,陆一语她有什么好?她要工作没工作,要长相没长相,身高还那么高,将来有人肯娶她吗?你现在向着她有什么用?以后给咱们养老、送终的还不是言言!”

“养老送终还远着呢,再说了我有退休金,你也有自己交的社保,我们算什么都不干了,也不会给孩子们当拖累。她们要是养咱们,是咱们的福气;要是不养咱们,咱们走不动了也能花钱雇个人来看咱们,也不一定非得孩子们来。还有,别说小语这不好那不好,别人这么说的时候你这个当妈的都应该去煽人嘴巴子。现在外人都夸小语,你这个当妈整天诋毁自己的女儿,有你这么当妈的吗?”

刘婉宁被堵得哑口无言,愣了好半晌才说道:“我也不是真的说她不好,也是在提醒她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这也有错?”

陆默摇了摇头,“算了,现在也是争论对错的时候,时间不早了,我跟小语去霍家了。你愿意来,我们一起去,你要不愿意在家等着。”

“我、我当然要去。”

陆默转身带门出去了,见陆一语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还是小年轻们爱看的偶像剧。

原来他这个女儿也有女孩子的一面,真是让他意外。

陆默坐到陆一语身边,“小语,你爱看这类剧啊?”

“最近才看的,看久了还是挺有意思的。”陆一语自然不会说是受了霍予沉的影响。

“时间不早了,我们过去吧,再晚真要赶人家饭点了。”

“好。”陆一语去餐厅拿打包好的米饼。

两人刚车,刘婉宁也急冲冲地跑了来。

陆一语说道:“爸、妈,我们等下把车停在军区大院的公共停车场,然后步行过去吧。霍爷爷家附近的停车位估计都占满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wj5.cs-zhhc.com  bv75.cs-zhhc.com  yoq.cs-zhhc.com  wm9wq.cs-zhhc.com  yw5p0.cs-zhhc.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