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绍宗端着一碗酒,慢吞吞地走上小丘,道:“孙总镇,吃了这一杯饯行酒,晚辈祝你旗开得胜。”说着把酒碗往前一送,头却微微摆到了一边。

孙显祖斜眼瞭他,见他目光闪躲,眉宇间多有颓废之气,心中冷笑,口上朗言:“老夫谢安远伯酒!”言讫,接过酒碗,一饮而尽。

柳绍宗敬过酒后,怏怏不乐地走了下去。接着刘宇扬也走上来,敬了他一碗酒后,说道:“孙大人不以年高,还亲自挂帅出城剿贼,实为我大明武臣之典范。”语中颇含赞许。

孙显祖谦虚了两句,亲热地握住刘宇扬的手道:“姓孙的不在城中,城中守备,还得多多倚仗刘大人统筹了。”

刘宇扬轻轻挣出手,面色一肃道:“我为道臣,本便肩负护土之责。前番褒城丢失,痛苦早如万箭攒心,如今守这府城,那便是耗尽最后一口气,也不容贼寇染指。”说着又道,“只盼孙总镇利锋一出,顷刻便能荡平府北诸丑,断其觊觎我县城之心,收其荼毒肆虐之土。”

日前,北面军情急报,说一直盘踞城固的赵营群贼突然分出数千人前往褒城一带集结,眼下聚在褒城的贼寇几达万数,声势颇壮。刘宇扬这几日本就褒城失陷的事日夜不宁,每时每刻所想,皆是如何收回褒城。这时候再闻赵营结兵,判断其意向很可能在于沔县,更是心急如焚。

郡主未救回,辖下县城却眼见将接二连三丢失,他正没理会处,一向稳坐高台的孙显祖居然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出兵平寇。主动出击,这是刘宇扬梦寐以求的,不管形势如何,他认为主动的姿态必须要有,不然不但贼寇不会再忌惮官军,朝廷方面在忍无可忍下,也会治下消极渎职的罪过。他可不想因此丢了官帽,所以孙显祖的出现就像一根救命稻草,他无暇细思就将之紧紧攥住了。

“刘大人放心。老夫虽然不中用了,可这灭贼之心始终未曾消减过半分。此前静观其变,只因觉时机未到。而今赵贼欺我太甚,如再退避,不仅我姓孙的老脸,就连朝廷官军的面皮也得丢尽了!”孙显祖暗笑刘宇扬实在是个书呆子,只会慷慨激昂而毫无深谋远虑。只是逢场作戏几十年了,他早已习惯了两面对人。高大的身材,坚毅的国字脸,都为他的虚言假语加分不少。

刘宇扬不疑有他,发自内心地对孙显祖笑了笑,就撩袍转身走了。边走边想,回去后是不是应该将书房那些早已拟好的劾奏都扔火炉里烧了。

瑞王最后赶到,也是最后一个走到小土丘上来送行。他由家仆搀扶着,敬了孙显祖两碗酒,看着对方仰头喝干酒水,不由赞道:“孙总镇雄风依旧,英姿不输少年郎。”

孙显祖摇摇手,苦笑道:“老了,老了,只不过在油尽灯枯前为朝廷尽最后一份力!”

瑞王“嗯嗯”两声,小声道:“那么小女的事,还需多多仰仗总镇了。”

孙显祖正颜道:“王爷只管安心,姓孙的就算拿自己的命去填,也会保得郡主无恙。”同时心道:“你女儿没死最好,若是死了,我为国效力,你也怪不到我头上。”

因为华清郡主的事,瑞王这几日没了油光满面的福态,整个人看上去都病恹恹的很是没精打采,这孙显祖私底下已经胸有成竹向他保证此次出兵定当救回他的女儿。他前番听信了柳绍宗的言语,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时候没其他路子可走,只得再信孙显祖一次。是谁救出华清郡主他根本不在乎,他只求自己的掌上明珠完璧回来,就心满意足了。

孙显祖这么大张旗鼓地出兵,他本来很担心会波及到女儿,但有了孙显祖的承诺,加之身为藩王实在没有理由干涉城中军务。所以无论是考虑到救出女儿的希望,还是明哲保身,他只能选择支持孙显祖的这一次行动。

“贼势浩大,孙总镇虎贲不足二千,是否足用?”瑞王踌躇了半天,始终放不下心,可又不好再缠问女儿的事,便这么问了一句。他不懂军事,只是单纯认为孙显祖实力越强,救出华清郡主的可能性也会越高。

孙显祖这次出去,就是要单干,救回华清郡主的事,他决不容许旁人分羹,他听出瑞王话中意思似乎想让柳绍宗跟着自己出击,心中着实忌惮,说道:“姓孙的行伍数十年,这点秤还是有的。我手下虽人不多,可个个骁勇无畏,都是在辽东打过鞑子,塞上战过套奴的百战老兵,不要说他赵贼只有两万,就是再多一倍,姓孙的也不放在眼里。”说到这里,也许是感到瑞王有些疑虑,换言道,“川中侯帅手下侯游击、刘都司已入府境,昨日才接军报,说是在宁羌州北击溃了数百骑贼,斩首百数,战力可见不俗。其等不日将北上与我会合,加上沔县茹大人的千把县兵,也有五千上下人马可用,何惧褒城赵贼的乌合之众?”

瑞王点头称是,又闻他道:“目前褒城贼众,滞留于城固的依然不少。彼等虎视眈眈,日夜窥视我府城,倘城中空虚,恐怕中其调虎离山之计。王爷于此,不可掉以轻心。”他话说的很清楚,郡主是要救,但如果因此使得整个瑞藩陷于兵灾,那就得不偿失了。瑞王不傻,听了这话,敛声不言,又说了两句后也下了小丘去。

孙显祖看着丘下川流不息的兵队,以及仰视过来的瑞王、柳绍宗、刘宇扬等人,久违的一股热血不自觉涌上心头——这一次,他志在必得。

徐珲与覃进孝在褒城县休整了一日后,以徐珲为前线总指挥即刻动身前往沔县。武大定推说部队整编未完,拒绝参与此次攻击行动。只答应徐、覃二人在进攻期间提供后勤的保障以及后路安全的策应。

不是一个营的人,就算归附过来,也很难一条心。以张妙手与赵当世的私交程度,两营间尚且无法做到协调作战,武大定这样的二五仔,说实话,赵当世等人从一开始就压根没对他有什么指望。再说了,按武营良莠不齐的素质,原地不动的作用反而比投入战场大。一动,就难免出现破绽,只要被敌人乘隙而入,就容易造成连锁效应,影响到全局。他老老实实待在褒城,一来可以作为钉子,与城固的赵营、张营互为犄角,震慑住汉中,二来也可以保证出击沔县的徐珲、覃进孝一旦失利,还有通路可供撤离。

沔县的县令茹进盛在徐珲军离开褒城的当天就接到了消息,在他的动员下,沔县上下总计一千三百名县兵放弃外部所有据点全部收缩进了城内,城外也因为早前的准备而做到了坚壁清野。在收拢兵力的同时,他不忘派人火速前往汉中求援,在他看来,在褒城已经丢失的情况下汉中府若依然坐视不理,那么城内的官员一个也逃不过朝廷的制裁。

不出他之所料,汉中府迅速作出了反应,派出的使者还没到汉中,就在半道上遇见了迤逦而来的孙家军。使者转回去将孙显祖来援的消息通报给茹进盛,茹进盛安心不少。沔县经过他大半年的励精图治,坚固程度早已非往昔可比,以千余人坚守,再加上孙显祖劲兵牵制,流寇仓促间绝不可能攻入城内。而且从以往的经验上看,流寇们很少会死磕一座城不放,只要扛过这一波,让流寇们知道沔县不是好啃的,那么对今后的守御无疑有着很大帮助。

看着城上下络绎不绝最后加紧赶工着的兵民,茹进盛深吸几口气,努力将自己的紧张情绪消减到最低。

“爹!”一声清脆的呼唤透过茹进盛的重重焦虑,将他的注意力立刻拉了过来。茹进盛不看也知道,定是自己那个好动的宝贝女儿来了。

他叹了口气,转目看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不是昔日那个窈窕纤细的身影,反而是一名甲束在身的兵士打扮。

“你,你这是做什么?”茹进盛还是看清了兜鍪下那张熟悉的脸庞,“女孩子家家,穿成这样,成何体统!”

谁知那盔甲裹着的小小人儿撇撇嘴道:“爹爹看不起忆儿吗?忆儿虽是女流,但大敌当前,也没有理由深藏家中,任由老父赴汤蹈火!”

茹进盛又叹一口气,摇摇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是江西人,早前在京为官,后来因为被诬告为阉党,革官归乡。近两年托在朝为官的同乡洗罪,才又被举用,然而没能回中央而是调到地方上来,“再作观察”。他父母早亡,赤贫出身,凭着几个亲戚救济以及自身的努力读书,才得以弃农入仕。基础不好加上天性节俭,所以当去年原配妻子去世后,家中无多积蓄,丁口也不旺,除了一个女儿就别无他物了,这几个月也没有续弦,就把孤苦无依的女儿一起带到了沔县。

说起这个独生女,他心里是又爱又气。爱的是自己这个掌中宝聪明伶俐,十分懂事,从不需他操心,反而会提前帮他将许多家事都料理得服服帖帖;气的是女儿虽贴心,却不爱做个淑女。《女范》、《女则》这样书从来都是嗤之以鼻,更喜欢的则是成日里舞枪弄棒,将花木兰、梁红玉这类的女将奉为圭臬。去年更是将自己起的茹忆这样一个温婉的名字擅自改成了茹平阳,以示其崇仰唐初平阳公主的巾帼事迹。


if22p.cs-zhhc.com  dc70.cs-zhhc.com  btu81.cs-zhhc.com  pt1g.cs-zhhc.com  dn2ww.cs-zhhc.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odm1.cs-zhhc.com

本站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