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不群等人,看着武岩离去的身形,脸色都有些难看,再想出手阻拦已经不可能了,这鬼手剑圣的剑术,果然是超凡入圣啊。

“师父,你没事吧?”。

看着武岩和林平之离去的身形,令狐冲虽然觉得有些愧疚,可他的心思,主要还是放在岳不群的身上。

“嗯,没事,刚刚武岩是否传了那以气驭剑的绝世剑招给你?”,岳不群并未受伤,他最关心的当然还是武岩传授给令狐冲的以气驭剑。

“不,师父,刚刚他传我的并不是以气驭剑的剑术,而是一招格挡,能够用兵器挡住别人的攻击,刚刚我就是用这招挡住了他的剑”,闻言,令狐冲摇了摇头说道。

“格挡?这也算剑术?”,令狐冲的回答,让岳不群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怀疑的看着令狐冲。

心中暗自思索令狐冲是否想独吞以气驭剑这样的剑招?

“岳掌门真是好福气啊,门下弟子学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术,更得到了武岩传授的剑术,我看岳掌门你现在都未必是你徒儿的对手,我们走……”。

旁边的陆柏,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腕,阴阳怪气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带着嵩山派的人,同样离开了华山派。

“孽徒!给我跪下!”,随着嵩山派的人都走了之后,岳不群脸色阴沉,对着令狐冲喝道。

“师父,弟子,弟子不知何罪之有”,令狐冲跪在地上,觉得莫名其妙。

旁边的宁中则和一众华山弟子当然是开口替令狐冲求情了,但是,岳不群脸上的怒容却丝毫不消。

“孽徒,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刚刚打败封不平他们所用的剑术,和今日武岩的剑术如出一辙,今日他又特意来华山传你剑术,你是早就跟魔教妖人有了接触了是吧?偷学别人的武功,你这是想要背叛师门吗?”,岳不群嘴里断喝道。

“师父,我,我的剑术并不是武岩所授……”,跪在地上,令狐冲觉得百口莫辩了。

对于华山上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武岩自然是不知道的,此刻独孤九剑到手,武岩的心情也畅快了许多,这也算是弥补了自己近战手段苍白的短板了。

以后自己远距离可以操控金属战斗,近距离有独孤九剑。

“师父,你刚刚的剑术简直是出神入化啊……”,旁边的林平之眼神大亮的盯着武岩,心情振奋的说道。

不过,一言及此,林平之又有些迷惑的说道:“只是,师父你不是说去华山派是想谋划独孤九剑的吗?为何你不惜消耗真元,传了那令狐冲一招剑术就离开了?”。

“我刚刚打败岳不群和陆柏的剑术,就是独孤九剑啊”,看了林平之一眼,武岩答道。

“啊?那就是独孤九剑?”,武岩的话,让林平之吃了一惊。

刚刚那出神入化的剑术,要说是传说中的独孤九剑也说得过去,只是,师父原来早就会独孤九剑吗?

轰隆隆……

就在此刻,突然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响起,由远而近。

林平之和武岩抬头看去,只见二三十匹快马跑了过来,将武岩围住了。

从这些人身上的服装来看,全都是日月神教的人,为首的男子,更是日月神教的青龙堂堂主贾布,以及白虎堂堂主上官云,风雷堂堂主童百熊。

“童堂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这些日月神教的人居然把自己围住了,甚至三位堂主亲自出马,这让武岩的眉头微微一挑。

“武长老,你刚刚可是从华山派下来?教主有令,说你背叛神教,勾结五岳剑派,特命我等将你抓拿回去,如若反抗,格杀勿论”。

看着武岩,童百熊的脸上有些为难的神色,道:“武长老你就乖乖跟我们回去吧,到了黑木崖,我们几个会给你求情的”。

“教主说我勾结五岳剑派?”,武岩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旋即看了一眼童百熊几人,道:“教主之令是你们亲口听教主说的,还是杨莲亭说的?”。

“是杨总管手持黑木令,代教主传话”,旁边的上官云插嘴答道。


dajph.cs-zhhc.com  b6q.cs-zhhc.com  wtp.cs-zhhc.com  a9hq.cs-zhhc.com  c8k8.cs-zhhc.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73.cs-zhhc.com

本站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