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皇深吸了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神,接着开口道:“还有吗?”他真的是想更多的了解一下血杀宗,想要知道,血杀宗到底还有什么本事儿,现在他对于血杀宗,真的是不得不在高看一眼了,因为这个宗门,真的是太可怕了。

啸天大王点了点头道:“是,这血杀宗好像是由多个种族组成的,这种异形算是一个种族,还有一个种族,就是最一开始出现在夜叉界这里的那种金属球,那种金属球可以变成法阵,但是那种法阵,最后却是变成了人,那些金属人,明显也是有智慧的,所以臣怀疑,那也是血杀宗的一个种族,还有就是,血杀宗有一只不死军团。”

说到这里啸天大王看了大殿里所有人一眼,接着开口道:“这只不死军团,也是之前血杀宗一直派出来与我们战斗的军团,他们全都不死生物,这些不死生物十分的有纪律,他们也会排着法阵,他们的身上也会有盔甲,他们也会用法器,他们也会配合,他们一样的悍不畏死,一样的可怕。”

“除了不死军团之外,血杀宗里的普通修士,数量也应该十分的多,那些修士一般都会在不死军团身后列阵,他们的阵形也十分的整齐,一看就知道训红有素,看到前面大军,也是一点儿不乱,看样子也是经过无数次的大战的,但是我们连血杀宗的不死军团都没能战胜,就更不要说他们的那些普通人组成的军团了。”

说到这里,啸天大王就停了下来,不在说下去了,狮心皇看着啸天大王道:“说完了?”狮心皇虽然现在看起来平静,但是他的心里却是一点儿也不平静,经过啸天大王和盘山君的说明,他这才知道,自己到底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敌人,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

啸天大王低头应道:“是,陛下,臣知道的,都已经说完了。”说完他垂着头站在那里,等着狮心皇的命令,狮心皇摆了摆手,啸天大王这才退回到了人群之中,一声都不在出了。

狮心皇看了一眼啸天大王,接着转头对福相道:“福相,他们两人说的话,你也都听到了,不知道对于血杀宗的实力,你有一个什么样的凭价?”狮心皇知道这位大相十分的厉害,他的厉害不只体现在实力上,还体现在他的智力上,所以他对于大相的话,一直是十分重视的,现在自然更是想要听听福相的话了。

福相开口道:“陛下,从盘山君和啸天大王两人的说法之中,我们可以知道,这血杀宗的实力强悍无比,他们有数量众多的军队,有着无数的巨兽,还有着无比强悍的学习能力,我相信他们在与血杀宗对战的过程中,已经用了不少的手段了,最后全都被血杀宗给破了,包括用浮空岛去撞击对方的护罩。”

“用浮空岛去撞击对方的护罩,虽然是一种十分不可取的做法,但是其实这也是一招,十分直接,十分可怕的攻击方式,我们的浮空岛体积巨大,撞击力也十分的强悍,可以说这一种进攻方法,是我们夜叉一族一直都在用的方法,以前两个大势力做战,很多时候用的都是这种方法,这种方法是可以撞开挡在前面的一切敌人,除非对方也有一个浮空岛。”

“从啸天大王的话里可以听得出来,他第一次撞击对方的护罩,在撞击之前,是不是已经把八脚牛给收起来了?所以被敌人能挡住了,没能撞到对方的护罩上,所以失败了,而第二次,他一定不会收起八脚牛,但是敌人却还是把他的浮空岛给拦住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敌人在进攻,从他第一次用浮空岛撞击,敌人就已经开始想办法破解这种方法了,而且还真的让他们找到了方法,不管他们的巨兽是不是异形变的,他们都找到了方法,我说的可对?”说到这里福相转头看了一眼啸天大王,一双眼睛不在像之前那样,半开半闭的,反到是精光闪闪,好像要把人给看穿一样。

啸天大王心里一紧,不过还是马上就冲着福相行了一礼道:“大相说的没有错,正是如此,敌人第二次挡住我们浮空岛的撞击时,确实是要比第一次要轻松很多,他们确实是进步,而且进步的十分的快。”啸天大王可是不怕得罪这位大相,虽然他看起来身材瘦小,但是啸天大王却是知道的,这位大相也是一位高手,而且还是一位十分的善长用诅咒之术的高手,对于这样的高手,他是绝对不敢得罪的。

福相点了点头,接着转头对狮心皇道:“陛下,从这种种情况来看,想要对付血杀宗,想要用简单的方法,是绝对不行的,必须堂堂正正的与之交战才可以,请陛下明断。”

第五百二十六章 攻心

狮心皇听了福相的话,沉吟了一下,接着开口道:“我们堂堂正正的与他们交战,就会是他们的对手了吗?难道我们不能用诅咒之术来对付他们吗?”狮心皇也是会用诅咒之术的,而且会的诅咒之术还很多,所以他也想到了这一点。

“不可,陛下。”盘山君马上在一次出列道:“陛下,用诅咒之术,对于血杀宗是行不通的,陛下也应该知道,我们夜叉一族身体里,全都有一个神咒,这个神咒会在断后的时候,发挥重要的做用,而这种神咒,是刻在我们夜叉一族的夜叉齿上的,之前血杀宗的异形一族,吃下了夜叉齿进化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他们中了神咒,甚至还控制了一个异形,从他那里知道了异形一族这个名字,但是那只异形马上就死去了,我们本来是想,不在使用这种神咒了,在我们与帮人交战的最重要时刻,在拿出来使用,但是这一次大战时,臣注意了一下,那些异形身上的神咒,全都消失不见了,也就是说,敌人已经破去了神咒。”

“还有,臣在与夜叉一族交战的时候,也用诅咒之术对付过血杀宗的人,臣的诅咒之术,是通过声音发出去的,敌人应该是不可能发现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臣刚一发出诅咒之术,他们马上就发现了,而且直接就告诉臣,臣的诅咒对于他们是没有任何用的,陛下,臣怀疑血杀宗,可能有某种能发现诅咒,并且克制诅咒的方法,如果陛下想要靠诅咒之术来对付敌人的话,很有可能会吃亏的。”

狮心皇一听盘山君这么说,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凝重了,他看着盘山君道:“你说的可是真的?敌人竟然连诅咒之术都能破掉?”他是真的有些不太相信盘山君,敌人竟然真的连诅咒之术都能破掉?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在他看来,诅咒之术一直都是夜叉一族最强的攻击手段,而且还是神赐的一种手段,难道这神赐的手段,还不能对付血杀宗吗?

盘山君看着狮心皇,神情之间有些迟疑,看起来欲言又止,狮心皇不由得一皱眉头道:“怎么?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跟我说的吗?”狮心皇有些不高兴了,在他看来,盘山君现在已经是他的手下了,那怎么还能有事瞒着他呢?所以他的语气不由得有些重了。

盘山君马上就冲着狮心皇行了一礼道:“陛下,臣在与血杀宗的人对战之时,听到血杀宗的人说过一些话,当时臣是不相信的,臣觉得他们是在胡说,所以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应该告诉陛下。”

狮心皇沉声道:“讲,有什么不能讲的。”狮心皇还真的是想要听听,血杀宗的人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让盘山君都不相信,但是他觉得,有的时候越是看起来让人没有办法相信的话,就越有可能是真的,他就越是想要听听。

盘山君应了一声,随后开口道:“是,陛下,血杀宗那不死军团的指挥官,名叫古远征,他与臣说过一段话,他说他们是从一个,与我们夜叉界差不多的界面来的,在那个界面里,他们也遇到了敌人,也征服了那里,而我们夜叉一族,其实根本就是被人制做出来的,是为了守护这个界面,是为了考验他们用的,但是后来,我们被影族的法则之力给污染了,才会变成现的的样子,才会有了我们夜叉一族。”

哗~,盘山君的话,引起了一片大哗,大殿里所有的人全都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话就等于是说,所有夜叉一族的人,不过就是别人制做出来的罢了,并不是一个真天上的种族,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得了,要知道,他们可是一个种族啊,有自己文明的种族啊,这话就等于是把他们整个种族,全盘都给否定了,他们如何能接受得了。

“肃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的传来,大殿里的人为之一静,因为他们都听出来了,发了这个声音的正是福相,福相在狮心皇手下,那可真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的威望十分的高,就算是狮心皇都给会他几份面子,所以他这一嗓子,直接就把所有人都给震住了。

福相转头看了那些人一眼,沉声道:“这不过就是敌人的攻心之计罢了,有什么好紧张的,这血杀宗的人,不只是战斗力强悍,而且还十分的善于攻心之计,这一点儿也不奇怪,所以他们的话,完全可以无视。”大殿里的人全都应了一声,同时心里也是长出了口气,不管福相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们都选择相信福相,因为如果他们不相信福相,就要相信血杀宗的话,而血杀宗的话,是绝对不能相信的。

狮心皇转头看了福相一眼,他的眼中满是感激之色,说实话他之前也被盘山君的话给惊到了,还好福相反应了过来,要是福相反应不过来的话,那可就真的麻烦,这对于他们士气的打击,会是无比巨大的。

福相看了狮心皇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他接着开口道:“血杀宗的情况,你们大家也应该都知道了,他们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修士,而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就是外族人,对于外族人,他们从来都是不会客气的,而修士这个族群,他们十分的古怪,在与人发生争斗的时候,他们总是会习惯性的,把自己摆在一个正义的位置上,这好像是他们的习惯一样,他们一直都是习惯把自己摆在正义的位置上,好像这样他们在去攻打别人,就会更容易取得胜利一样,而我们夜叉一族,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外族人,是他们一定要对付的种族,所以他们一定会对付我们,一定会把自己摆在正义的位置上。”

说到这里福相停了一下,接着开口道:“如何把自己摆在正义的位置上呢?我们夜叉一族,又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儿,所以他们才会说,我们夜叉一族不过就是被制做出来的种族,还是被污染了的种族,我们夜叉一族没有干过坏事儿,为什么说我们是被污染的种族?我们夜叉一族要是真的是被制做出来的,为什么会有自己的文明?这一切都说不过去,这一切也不过就是他们说的,而他们是我们的敌人,他们的话,如何能相信?”

福相看着大殿里的所有人,接着开口道:“就算我们真的是被制做出来的种族,但是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文明,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难道我们就应该被消灭掉吗?你们会同意吗?你们不会同意,我也不会同意,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大殿里落针可闻,他们都被福相的话给惊到了,随后他们也明白了过来,对啊,就算是我们是被制做出来的种族,那别人要杀我们,我们也不能伸着脖子等着别人来杀吧?不管是什么人,想要杀我们,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狮心皇沉声道:“福相说的对,我们夜叉一族,本身就是一个种族,任何人想要对付我们,都必须要付出代价,这个血杀宗,实力强悍,确实不是我们一家所能对付的,那我们就必须要,做好长期做战的准备,传令下去吧,在血杀宗四周的所有城市,从现在开始,全都进入到战略状态,所有的禁空法阵,全都打开,我们要让每一座城市,都变成一个钉子,你们必须要把这些钉子一个个的全都给拔掉,才能继续前进,这样就会给我们争取到更多的时间,同时也要跟那些城里的人说好了,不管血杀宗进攻那一方,其它城里的人,必须前来支援,要把每一战,当成是最后一战来打,明白了吗?”


uh68e.cs-zhhc.com  38v.cs-zhhc.com  02d7.cs-zhhc.com  u3n65.cs-zhhc.com  94su.cs-zhhc.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mwi.cs-zhhc.com

本站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