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长老这所以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现在战尸宗的曹宗主,因为战尸宗被灭,他的身边只剩下几个长老了,可以说成了光杆司令,所以他的地位也是直线的下降,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了。

要是血僵宗的总堂真的被占。那他们这些人将来的地位,不会比曹宗主好到那里去了,所以那位长老才会这么说。

血魔老人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道:“你们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来说一下我们下一步的行动,下一步,你们马上就去支援,同时跟我们出来的弟子,你们也要带去一半,你们去之后。对方可能会逃跑,但是你们的任务是,绝对不能让对方逃跑,要缠住他们。等我去,在一举把他们全都给消灭掉,我现在就去见其它几位宗主,把我们宗门的情况告诉他们,请他们也派一些高手,跟我们宗门。把那些家伙给灭了,先断了他们一条手臂。”

众人齐齐的应了一声,那些长老马上就去准备去了,而血魔老人,却直接就去找其它宗主去了。

而这个时候,骨定也知道差不多了,他在道血魔宗差不多,已经把消息给传出去了,他们不能在等了。所以骨定一声令下,马上就有两个死灵一族的人,用了赵海的投影,赵海的投影一出现,直接就把血僵宗的几个长老给灭掉了,而被灭掉的这几个长老,还全都是会法则之力的,随后投影消息。

等到赵海的投影一消失,骨定他们马上就下令撤退了,他们没有想过要把血僵宗给灭掉,因为那是不可能的,血僵宗有了准备,而且现在在前线的血僵宗人,也知道了消息,那他们在留下来对付血僵宗,就没有什么胜算了,所以他们必须要走。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关系,虽然说他们没能灭了血僵宗,但是血僵宗的弟子也是死伤无数,而且血僵宗的一些秘库里的东西,也被虫族给破开了秘库,给搬走了很多,可以说这一次血僵宗是损失惨重,想来这也给了其它宗门一个教训,让其它宗门,在也不敢肆无忌惮的攻击他们,这就足够了。

随着骨定的命令,大军开始缓缓的后退,异形一族和虫族,直接就退到了地道里,血僵宗的人想追,但是到了地道里,那可就是虫族的地盘了,他们想在追上虫族大军,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血僵宗的人在损失了一些人手之后,最好放弃了这种想法。

血僵宗的人不在追了,骨定他们自然就可以安全的退走了,不过他们却在地下的深处,留下了一个空间,在那里,封存着一个虫巢和一个异形巢,还有一个传送阵,以便于他们随时的杀到血僵宗这里。

而那个地方,却与上面的地上迷宫完全的没有关系,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存在,就算是血僵宗的人,进入到了地下迷宫那里,也不可能现那里。

骨定他们利用传送阵,直接就退到了战尸宗那里,不过同时他们也做好准备了,随时可以在进攻其它的宗门。

等到血僵宗的那些长老,到了血僵宗的总堂时,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血僵宗的总堂,已经被破坏的十分严重了,房间,树木,几乎全都被破坏了,到处都可以看到血迹,但是却看不到人尸也看不到虫族,因为不管是人尸还是虫尸还是异形尸,都已经被虫族和异形一族给吃了。

在一看血僵宗的弟子,现在可以说已经十去五六了,也就是说,除了那些实力强悍的弟子之外,一般的弟子,十个里面,已经死了五六个了,这还只是说血僵宗本宗的弟子,不算那些跑到血僵宗这城来避难的各小宗门的弟子。那些来血僵宗这里避难的小宗门的弟子,死伤的更多。

一看到这种情况,血僵宗的那些长老,脸色都快要滴出水来了,他们本想找那些留守的长老算帐,但是一问这才知道,留守的那些太上长老,竟然死伤了大半,而且死的还全都是那些领悟了法则之力的,一听到这个消息,血僵宗的那些长老都快要气吐血了,他们连忙给血魔老人去信。

血魔老人现在还想让各宗门的宗主,派一些人去支援血僵宗,最好是让陶财和剑无意他们,派一些人跟他去血僵宗那里支援。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这个消息。

一看到这个消息,血魔老人气得脸色铁青,随后他看着几位宗主的宗主,还有陶财和剑无意道:“各位,不用忙了,那些家伙已经退走了,但是这一次我们血僵宗的弟子,却是死伤惨重,弟子死了一半多,几位留守的太上长老也全都战死了,我血僵宗现在怕是也无力进攻了,我必须要去坐镇了,要是我不去的话,下一次那些家伙在进攻我们血僵宗,那我们可就要完蛋了,各位,不是我血魔不仗义,实在是家里不允许我仗义,我先告迟了。”说完血魔老人冲着众人一抱拳,随后转身就走了。

等到血魔老人走了,其它几位宗主,也全都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但是想的事情,却是同一件,那就是关于血僵宗的。

在他们看来,血僵宗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啊,对方突袭血僵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给血僵宗带来这么大的破坏,那么也一样可以进攻他们的宗门,而他们的宗门最后会不会变得血僵宗这样,那还真的不好说。

要说起来,这一次血僵宗的损失确实是很大,要是做一个比对的话,同样的时间内,战尸宗的损失都没有血僵宗这么大,这也是因为几个原因才造成的。

其一,骨定他们的实力变强了,因为灭了战尸宗,虫族和异形一族,他们的实力都因为吸收了战尸宗那些人和战尸的因基,全都变强了,他们的实力变强了,那战斗力自然也就变强了,所以血僵宗的损失变大也是正常的。

其二,这一次骨定他们进攻血僵宗,其实就是冲着那些弟子去的,他们并没有想过要灭掉血僵宗,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想要灭掉血僵宗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骨定他们缠住了那些高手,剩下的那些弟子,那会是虫族和异形一族的对手,最后被杀了那么多,那也是十分正常的。

事实上要是骨定他们进攻的是其它宗门的话,其它宗门的表现,也不一定就会比血僵宗好,包括有宗主坐镇的万鬼宗也是一样的。

其实各位宗主所想的事情,也是十分正确的,就像是他们所想的那样,今天是血僵宗,那明天会不会轮到他们宗门呢,要是轮到他们宗门的话,他们能挡得住对方的进攻吗?一想到这里,各宗门的宗主,都有些踌躇了起来,他们现在真的是有些担心。

而陶财也注意到了各位宗主的表现,他的心不由得一沉,昨天他还认为,让他们这些人,在加上魔灵界这么多的人,一起去对付那些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敌人,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的意思,但是现在他却不这么想了,他现这伙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敌人,好像还真的有些实力,而且手段也不差,竟然只一招,就让这些宗主有了退意了。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分析

陶财当然是不想让这些宗门就这么后退了,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要是让这些宗主就这么后退的话,那他们在短时间内就不可能在进攻那些人了,而不把那些人给消灭掉的话,他们就没有办法进攻探海宗,所以他必须要让这些宗门进攻那些人,尽快的把那些人给消灭掉,好进行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但是陶财十分的清楚,如果这件事情由他出面去说的话,只会得到反效果,因为他也看出来了,那些宗门,根本就不可能听他的命令,相反的,那些宗主各各都十分的防着他,所以这件事情,一定要找他们一个自己人去说,而这个人不是别人,应该就是万鬼宗的宗主,万鬼帝尊。

一想到这里,陶财马上就给万鬼帝尊发了一封信,把这里的情况,跟万鬼帝尊说了,并且让万鬼帝尊做出选择。

万鬼帝尊一见到陶财的信,也是一愣,对于血僵宗发生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事实上就在血魔老人接到信不长时间,他就收到了血僵宗那里出事儿的信了,因为他在血僵宗那里,也有自己的内奸。


9a8gi.cs-zhhc.com  88a.cs-zhhc.com  i5pf.cs-zhhc.com  9sme2.cs-zhhc.com  9jhm2.cs-zhhc.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3u.cs-zhhc.com

本站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