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正狐疑地接过燕儿爹手里的休书,打开一看,瞬间麻爪。

他就知道姓陈的来肯定没好事,竟然给他拿来一件这么烫手的东西,张氏那可是个不讲道理的,凡是跟这事儿沾手的,都能被她记恨上。

他揉揉发麻的面皮,“这算怎么说的,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闹这一出,不好吧,要不再考虑考虑。”

大姑凉凉地笑,“合着糟心事没发生在你家里,你心里不着急,是不是?这事儿要是有转圜的余地,至于弄到现在这一步吗?你也不是不认识那个女人,这事儿是怎么回事儿,你从头到尾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你说这事儿要怎么考虑?”

里正被噎得够呛,“成,你们家的事情,你们怎么说,我怎么办,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事儿办妥了,可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大姑就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里正。

后悔?他们是疯了吗?

怎么可能后悔!

第556章

里正带着休书去找村长了,燕儿爹三人组就等在里正家里。

里正和村长的分工还是不一样的,涉及到宗庙大事,都得村长处理,里正还是处理不了的,顶多在中间跑跑腿,传传话。

龙桥村的村民相当朴素,村长都老得没法为人民服务了,他们也没说换一个,脑子里也没有选举的概念,就等着老村长指定下一任村长呢!

一般而言老村长指定的都是自家儿孙,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算是世袭村长了。

里正到的时候,村长家的大门没关,他往里探了探头。

“是你啊,快里面坐。”

里正摇头,“哎,不坐了。”他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又是陈家的事情,我得赶紧办了,再把东西给他们送回去。”

“爹在里面坐着呢!”

里正看了一眼地上的篾条和竹筐,“手艺练得不错了啊,篾条劈得挺匀称,竹筐也编得密实。”

“嗐,瞎编编,要赶上爹的手艺,没个三五年的,差得远。”

里正客道了几句,就往屋里走,村长确实老了,受不得风,一个人呆着又无聊,就自己跟自己下象棋,自己哄着自己玩儿。

“来了?村里的事情最近很不顺?你来得很频繁啊。”

里正嘴角微抽,他也不想来得这么频繁,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有那个张氏在,他想不来都难。

他把休书往前一递,“您老瞧瞧,又是陈家的事。”

村长把休书拿得远远的,眯着眼睛瞧,等看清楚了其上的内容就呵了一声,拍着休书说:“这个陈惟仁啊,总算做了一件明白事儿!”

里正一脸迷茫,“您不是说前和不劝分吗?您这是……”

村长呵呵笑,“这招弃车保帅用得好啊!人身上哪儿腐了朽了,大夫还要把腐肉刮掉,才疗伤呢!陈家后头娘子生的那几个何尝不是腐肉,得把这腐肉刮掉咯,前头娘子生的老实孩子才能把日子过起来。他们的日子过起来了,陈家就倒不了。”

他说着看着棋盘点点头,由里正扶着,过去把休书的事情处理好了,又把休书交还给里正。

他这里不留原件,只需抄录一份留底即可。

里正在回去的路上,越琢磨村长的话,就越觉得有道理。

一般人为了老来有人伺候,哪怕跟媳妇有了龃龉,也都忍了,这陈老爷子为了儿孙,为了保住家声,说断就断了,还真不是一般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winapp_bwin官方手机版_bwinapp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xk52.cs-zhhc.com  yfn.cs-zhhc.com  sy7.cs-zhhc.com  iuso.cs-zhhc.com  jd3.cs-zhhc.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